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南京师范大学光裕戏曲社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用新浪微博连接

一步搞定

搜索
查看: 543|回复: 1

11.20杜镇杰《赵氏孤儿》观后感

[复制链接]

贡献  第755名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20-12-22 18:51
  • 签到天数: 305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8]以坛为家

    发表于 2020-11-23 15:4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请注册并登陆使用,以体验更好更便捷的功能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    x
        20号去紫金大剧院看了杜镇杰主演的《赵氏孤儿》。因为杜老师等演员们专业的演出,或许也因为是第一次看这出戏,那晚的演出真的让我感触良多。
        从剧情上说,我觉得《赵氏孤儿》是挺悲切的舍小我保大局的故事。最初程婴决定进宫带婴儿出宫时,代价是自己一条命,所幸很险地成功了。而后屠岸贾要全国婴儿陪葬,程婴与公孙杵臼商议换子救孤儿,代价是孩子、公孙杵臼以及一世污名。在那样一个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的时代,舍弃自己的唯一后,保全赵家唯一的后,这个决定很难。不管是古代还是如今,卖友求荣都是大忌,更何况在那个人人都注重自己声誉名节的时代,程婴担下污名十五年,也不容易。
        从演出来说,我觉得杜叔表演的程婴主要体现的是勇与忠。程婴进宫时公主与卜凤激动地叫程先生,程婴急忙小声说“噤声”。坐宫也有“噤声”,相对比之下,铁镜的“噤声”更像是“你等等,先别说”,程婴的“噤声”就是“闭嘴”。那两个字像是咬紧牙关从嗓子里憋出来的,就很像现实中不敢大声说话,但是心里又急又怕的状况。好不容易盗出婴儿,程婴从碰到将军开始杜叔就一直在抖。程婴就是个江湖郎中,本来就心虚还碰到了守军,要气定神闲那是万万不能。所以杜叔从身上到念白都在抖,让观众也非常紧张。(后来将军自杀前,子莉就一直在说怎么不跑啊,快跑啊,等什么呢。可见大家都急了…
        白虎堂前面那段是最精彩的。程婴本是做好准备去的,杜叔走上台的时候表现得虽然紧张,但也像是不急不忙。然而等到程婴措不及防看到卜凤倒在地上的时候,突然间就无法镇定了。屠岸贾问他脸怎么白了(?)的时候,连我都替他捏一把汗。如果说卜凤的出现不在计划之中,后面的公孙杵臼挨打,孩子被摔死则都在计划之中了。即便如此,公孙杵臼被拖上来,不肯“招供”被严刑拷打的时候,程婴是用右手挡住,别过身去不看的。屠岸贾把鞭子给他让他抽,他颤抖着上前。公孙杵臼骂了一句类似“要你不得好死”的话,暗地里指了指屠岸贾,这个只有程婴能看见。“白虎大堂奉了命”这段我大一就听过余叔岩的版本,那天现场在那个情境之下再听,就觉得要唱这一段得有多克制。甚至觉得不能唱得太稳,不是说节奏,就是感觉上的,太稳了总觉得程婴就不那么挣扎,也就不能带动观众情绪。孩子摔死,公孙杵臼被劈死,计划的重头戏已经过去了,对程婴而言剩下的就是表演好,别让屠岸贾怀疑就行。但是眼睁睁看着孩子死了,朋友死了,程婴一霎时大概是天昏地暗,只差没有眼前一黑晕过去。屠岸贾唤他,要给他赏赐,他推脱不要,只求保他一家人性命。屠岸贾笑着离开,他在屠岸贾走前都是笑着,等他一走便挪到孩子身边,看了半晌,身子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,最后发出一声哀号“我的儿啊”。而他甚至不能帮自己的孩子收尸,就只能慢慢走下台。从那时候起支撑他站着的只有赵氏孤儿。
         之后就到说破这一折。十五年变成了老程婴,何况人人骂,又在屠岸贾身边不敢有所松懈,到了说破那折眼看着就是走路佝偻着。赵武回去之前,他唱说十五年的悲痛,心血已尽,只能以画为证。而后赵武归来,程婴从画说起,情绪是一个慢慢酝酿的过程。这里激起程婴情绪的,我觉得是赵武一方面问实情,另一方面说那孩子应该报仇雪恨。他每问一句,每说一次,程婴都会更加激动,以至于说破时急切说道“这穿白袍的是…,这穿绿袍的是……,……,这穿青衣的就是我!(呜呜呜希望没记错)”念到这句杜叔有点破音我觉得,但是他破音我更难受了。能想象一个人隐忍十五年,很多东西都随时间消磨掉了,却因为小辈,尤其是自己十五年的精神寄托,一点点再次感受到当年的心情。那是十五年前即便当场也未能表达出的愤恨与不甘。可能那天杜叔嗓子的确不是最好的状态?但是我就是觉得那天那个状态真的太像程婴了。
        最后一定要说史诗级救场。说破那折椅披折进去了,杜叔过去坐下前,也是慢慢地扯出来再掸掸,就像是正常在家整理下家具。后来赵武倒下,从我的角度看不清是翎子那些松了还是整个头套都在掉。但是杜叔的处理真的很好,虽说是不急不忙,但也不拖拖拉拉地帮他重新弄。差不多好了再给乐队信号,示意往下走。之后好几次又要掉,杜叔就不停帮他扶,真的好在这出戏是父子,程婴去摸赵武的头也是正常,甚至很入戏。相信就算是别的人物关系,杜叔也能找到合适的方法救场。所以佩服杜叔,整理椅披的是程婴,帮忙扶盔头的也是程婴,就算有什么情况也一点都不慌。在场的都是戏迷票友,大家心知肚明,要有一两个不懂戏的,真未必能明白大家为什么笑着鼓掌。
        戏结束以后,大家去后台找杜叔。杜叔走之前说欢迎大家去北京玩,希望大家继续喜欢京剧。不禁想起四年多前,我们去西安参加研讨会的时候,后台的老人看到我们,说看到你们年轻人喜欢戏真好。王老师喻老师赵老师也这么说过。心里有点酸酸的。希望能让更多人喜欢戏曲……
        (好像写成了杜叔的夸夸贴emmmmm反正杜叔那么可爱,夸夸就夸夸!既然是夸夸贴我也不踩了……

    最近访客

    贡献  第755名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21-2-16 21:35
  • 签到天数: 1786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Master]人坛合一

    发表于 2020-11-29 21:57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看公孙杵臼挨打那里,手抬起来挡着不敢看,又觉得怕被看穿,把这个动作变成捋髯口的身段。还有穿青衣的人儿就是我,这一句和张学津的处理不同,更有力量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站点统计|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版|光裕戏曲社 ( 苏ICP备09082362号   

    GMT+8, 2021-2-25 21:55 , Processed in 0.243960 second(s), 59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